您的位置:首頁 >財經 >

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布《2018年移動支付用戶調研報告》

如果有人拿走所有的現金,只留一部手機給你,你覺得自己能撐多久?一天?一周?還是一個月?對于很多人來說,可能半年都不成問題。試著回想一下我們一天的生活:早晨出門在樓下便利店用條碼支付“刷”早餐上班;坐地鐵、坐公交,手機NFC/二維碼一碰就搞定;中午無論是出去吃還是外賣都可以用微信或支付寶買單;下班回家買菜,即使是路邊攤也可以用手機來付錢;商超、水電煤繳費、買票都能使用移動支付。

但活在移動支付時代的我們,真的了解大家使用微信、支付寶等移動支付的偏好嗎?是衣食住行還是吃喝玩樂?對生物識別支付還停留在指紋和人臉識別?靜脈支付、虹膜支付、聲波支付,要不要了解一下?

日前,中國支付清算協會(以下簡稱“協會”)近期發布的《2018年移動支付用戶調研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可能會顛覆我們的認知。

男性用戶多還是女性用戶多?

看到這個問題,相信很多人的腦海自動蹦出的答案是女性。“買買買”似乎已經成為了女性朋友無法撕掉的標簽,不開心時要買,開心時也要買,過節時要買,有優惠活動時也要買,自然是女性使用移動支付更多一些。反觀身邊的男男女女,似乎是男性帶錢包的人數更多一些,也增加了使用現金的概率。

然而,報告顯示:2018年,男性用戶占全部移動支付用戶的60.6%,女性用戶占全部移動支付用戶的比例為39.4%;而2017年男性用戶占全部移動支付用戶的52.3%,女性用戶占全部移動支付用戶的比例為47.7%。兩年調查結果相似,男性用戶多于女性用戶,2018年女性用戶占比略有下降。

在支付行業資深人士劉剛看來,除特殊領域外,基本上都是男用戶多于女用戶,這是性格使然。“我已經好久沒有看見男性帶錢包了,標配基本上是一個手機,如果更多,再加一個書包。帶錢包的屬于比較勤快的,不帶錢包的才是最懶的,越懶才越用移動支付,不帶卡不帶現金。”

支付場景中哪類占比最高?

最讓人沒有想到的統計數據來了!就個人使用移動支付的體驗來講,占比最高的難道不應該是吃吃喝喝嗎?然后是買票看電影、看話劇,再偶爾出去旅游訂個火車票、飛機票。投資理財什么時候和吃喝玩樂、衣食住行一樣普遍了呢?

而報告顯示:2018年,99.1%的用戶表示最常在購買理財、股票證券等投資理財類場景使用移動支付,較2017年提升近60個百分點;其次為生活類,如購買吃穿用方面的生活所需品等,占比為97.2%,與2017年基本持平;公共事業類的支出排名第三,占比為68.2%,比2017年增長6.7個百分點;票務類繳費排名第四,占比為67.0%;通過移動支付在商旅和娛樂類業務下載兩個場景進行支付的用戶,分別占比為64.1%和46.7%;使用其他場景的用戶占有16.7%。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從樣本選擇上看,80.1%受調查對象表示每天使用移動支付,就這類客群而言,已然是移動支付的深度用戶,相比于其他場景,投資理財的電子渠道普及率最高,成為調查對象心中移動支付滲透率最高的場景也不令人意外。不過,問卷調查結果很大程度上會受樣本選擇的影響,反映一個大概的趨勢是可以的,對于其數字的精準度不宜過高期待。

看到投資理財的占比數據,劉剛也感到有些意外。他認為,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結果,應該是和余額寶、理財通以及直銷銀行各種“寶寶”有關。使用移動支付的用戶基本上都會買余額寶,或者開通余額自動轉存余額寶,都應該會算在投資理財里,本質上都是購買貨幣基金。此次之外,P2P理財等也從PC端走向移動支付,其實也能說明大眾的理財觀念在提升。

線下場景的痛點在哪?

移動支付逐漸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人們對于公交地鐵和醫院的移動支付需求仍未得到滿足。報告顯示,用戶認為市場主體最應加強移動支付在公交地鐵和醫院場景的應用。2018年,有66.6%的用戶認為市場主體需要進一步加強移動支付在公交地鐵領域的應用;排名第二位的是醫院,占比為64.9%;排名第三的是高速公路,占比為54.5%;排名第四的是停車場,占比為48.5%;排名第五的是水電煤氣繳費,占比為45.4%;菜市場及便利店分別占比為44.5%和43.8%。

麻袋研究院研究員蘇筱芮表示,從調研結果來看,用戶認可比例與該場景的使用頻率呈現正相關。比如公共交通屬于高頻場景,移動支付的普及可以避免排隊帶來的公共客流擁堵;同樣,醫院、高速也存在相對嚴重的排隊問題,因此用戶對移動支付在這些方面的運用就更加渴求。

薛洪言則認為,這兩類場景都屬于典型的剛需場景,且具有一定的壟斷性,場景方借助支付體驗提升來取悅消費者的動力不足,加上對新興支付工具的穩定性、安全性、即時性存在憂慮,導致這類場景的移動支付滲透率較低。不過,隨著移動支付技術的廣泛應用和日趨成熟,在用戶需求、支付機構推動和場景方本身的線上化、數據化轉型訴求的多方因素下,移動支付在公交地鐵和醫院等場景的滲透率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預計還會進一步提速。

靜脈識別、聲波和虹膜識別

生物識別技術認知方面,刷臉、按指紋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并不陌生。而聲波、虹膜、靜脈等識別技術似乎還很神秘。這份報告數據則恰巧印證了這一現象。2018年,用戶對指紋識別技術了解程度排名第一,占比為93.0%;對人臉識別技術的了解程度排名第二,占比為80.7%;對聲波和虹膜識別技術的了解程度排名第三位和第四位,占比分別為24.7%和24.1%;對靜脈識別技術了解程度最低,占比為4.2%;除此之外,有3.5%的用戶表示對各項生物識別技術均不了解。

簡單來說,虹膜識別是通過對比虹膜紋理特征之間的相似性,可有效確定人們的身份,是人體特征取點最復雜、算法最精細、誤識率較低和驗證率較高的一種技術;聲波支付是通過移動設備發送的“咻咻咻”聲波到收款方的聲波接收器,從而實現交易指令傳輸;靜脈識別是通過將手指靜脈的生物信息和銀行卡綁定,即可在支持相關技術的消費場所動動手指完成付款。

蘇筱芮認為,用戶的了解程度跟這些技術在日常生活中的普及程度呈正相關,比如指紋識別和人臉識別技術已經被很多智能手機搭載。安全性方面,目前生物識別技術的安全性還是相對而言的,并不是絕對的。但隨著機器學習的不斷更新,今后生物識別在認假率、拒真率等安全性指標方面也會不斷提升。

不過,易觀分析師王蓬博并不是很看好生物識別支付技術。他認為,生物識別技術的成本太高,目前不太可能大規模地鋪開。同時,個人隱私安全也是需要考慮的一個問題。事實上,掃碼的使用習慣已經培養起來了,既簡單又實用。

而報告顯示,2018年,有85.0%的用戶能夠接受使用生物識別技術來進行移動支付身份識別和交易驗證,比2017年略有提升,而有15.0%的用戶選擇了不接受。蘇筱芮表示,被大多數人接受,從正面來說,一是因為方便,還有就是由于生物技術的普及,心理接受程度不斷提升,例如在安檢、超市買單的時候刷臉等等。從反面來說,目前并沒有生物識別領域較大的負面事件產生,因此民眾在使用的時候還是抱有信任感,不會產生太多心理抵觸。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快乐十分钟技巧